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能给飞机看病的“美容师”

2017-08-24

在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有这样一个团队,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跟飞机亲密接触,他们不仅可以给飞机“看病”,还能够给上了年纪的飞机“美容”,让它们变得“年轻”,他们就是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大修部山航飞机退租保障项目团队。
  “如果把我们比作给飞机看病的‘医生’,那我们这个团队就好比一个大的科室。”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大修部项目经理吕文斌说。
  这个五十多人的团队,负责山东太古承接的部分飞机的定检及退租工作,已经在机务岗位上工作14年的吕文斌告诉记者,今年,他们协助山航完成了历史上第一架737NG飞机的退租,随后完成了第二架。聊起定检和退租,吕文斌跟他的同事们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
  吕文斌告诉记者,他们团队的人员主要分为五大专业,刘红勇是航电专业的一位机务人员,他经常会半开玩笑地说:“飞机上有电线的地方就有我。”
  “我们这个专业最大的特点就是要细心、耐心,很多难搞定的故障需要我们经过多次的排查才能发现并解决。”刘红勇说,航电工作有很强的联系性,经常需要看外人看着如天书一般的电路图。“有时候只是一个灯不亮。”刘红勇说,尽管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故障,但他经过模拟故障后发现并没有这么简单,经过分析多种结果后才最终发现故障原因。
  田广宝是客舱和发动机专业的一员,他的主要工作是对飞机发动机进行检修以及飞机客舱内饰、空调系统的维修。工作多年来,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冬季室外工作。“有时候我们对发动机的排故需要时间很久,两三天的时间我们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工作,站得久了身体都会变得僵硬。”田广宝说。
  2016年年底,一架山航的飞机挡风玻璃破损,田广宝接到消息后立刻收拾工具乘坐飞机赶到哈尔滨。“刚一下飞机就体会到哈尔滨的冬天。”田广宝说,当天晚上他跟同事们就开始为飞机更换挡风玻璃,因为飞机停在远机位,身边只有一个照明灯,四周漆黑一片,田广宝说当晚哈尔滨的温度达到零下30,他在身上贴满了暖贴,可还是一下就被寒风给吹透了。
  经过一个通宵的维修,凌晨4点多飞机顺利完成了挡风玻璃的更换,此时的田广宝早已被冻透,没等天彻底亮,他跟同事们就回到候机楼,等候一早出港的航班返回济南投入第二天的正常工作。
  除了飞机定检及排故外,吕文斌说,他们团队另外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协助客户完成租赁飞机的退租工作。“飞机退租的流程有很多,客户主要负责与租赁方沟通,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飞机满足退租合同的要求,让飞机‘焕然一新’。”吕文斌说。
  复合材料及客舱整新专业的许振忠主要负责飞机内饰的翻新,很多部件需要他们一点一点地手工打磨。“飞机客舱里的内饰翻新工作很繁琐,需要做的工作有很多。”许振忠说,从前舱到后舱,座椅、餐车、灯泡、服务按钮、卫生间……几乎你能够想到的,都在他们的整新范围之内。需要退租的飞机都是使用了至少10年以上的,像厨房、卫生间这样的地方想要“焕然一新”是要下很大工夫的。“厨房的台面清洁起来就比较麻烦,有时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跟精力一点一点地去处理。”许振忠说。
  2006年来到山东太古的信本波是机身飞控专业的一员大将,对于飞机退租而言,他要做的工作主要包括机身外表的维修,“划痕、凹坑等等这些都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信本波说,飞机货舱也在他的修理范围内,他看了看身旁的许振忠打趣道:“客舱地板以下,都是我的地盘。”
  如果说田广宝最怕冬天室外工作,那么最让信本波头疼的就是夏天了。
  济南的夏天格外闷热,机坪温度可以超过50,即便在机库里,温度也在45度以上,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在为飞机做退租检修工作时,信本波需要钻进飞机货舱,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一待就是一上午。“飞机的货舱需要大量的清洁工作,有时候里面会装一些海产品,经过多年的浸泡,货舱里的地面会不同程度地腐蚀。”信本波说。
  作为机身飞控专业的一员,信本波工作的另外一大特点就是高空作业。机身上很多大型部件,他都需要乘坐云梯在十几米的高度对飞机进行维护。
  不论是退租还是定检,作为全程参与维修的机务,吕文斌告诉记者,当飞机需要进行试飞时,团队成员必须跟机参与试飞。
  “试飞不是坐在那里记录下数据这么简单。”信本波说,试飞期间要对飞机的各项性能进行测试,很多科目对人都会产生不适感,其中,无动力飞行给信本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动力飞行期间,飞机完全处于滑行状态,飞机机头会快速向下或向上倾斜。”信本波说,那一瞬间,整个人会想要呕吐,而他需要在这样的环境下记录下飞机的各项性能参数。“飞机降落打开舱门后,很多人一开门就吐了,身体素质如果不是太好,呕吐是避免不了的。”信本波说。
团队自豪的大事件
  吕文斌告诉记者,2016年的727日至826,他们团队派出20多人的精英力量,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他们在不到30天时间内完成了一架编号为B-2955波音737-300飞机济南拆解、杭州组装的大工程。作为山东太古与浙江交通学院的合作工程,这架飞机将会摆放在该学校,用于日常教学。
  把一架能够正常载客运行的飞机拆分,运输到异地在短时间内快速组装回原样,说起这件事,吕文斌言语间充满了自豪。
  飞机系统拆除很多,结构拆解破坏也不少,为了让飞机最终恢复之后达到学院要求的通电测试、液压操作,吕文斌跟同事们一次又一次地研究方案,拆分飞机时经过了无数次的反复推敲,最终顺利完成了飞机的拆分。
  吕文斌告诉记者,拆分飞机后,装载运输是其中关键的环节。如此的庞然大物想要安全平稳地经过1200公里长途跋涉之后,还要毫发无损地保持原貌,着实要伤一番脑筋。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31米长的机身要装在23米长的运输车上,确实有些无计可施。好在整个的安装团队,并没有就此退缩。小心谨慎地吊起、不厌其烦地实验,最终经过一天一夜近30个小时的反复验证,才顺利完成装车。
  飞机到达杭州后,大家立刻投入组装飞机的工作中,8月的杭州闷热程度不比济南差,为了避开高温,大家每天都是天还不亮就早起开始工作。“机坪的基建还没完成,我们就自己购买熔断器,自制配电箱,给空调跟飞机供电;氮气瓶不能运输,我们就在当地自己解决;飞机没有接地桩,我们就找来施工队,现场施工。飞机脏了,大家找来竹竿、拖把自制工具,慢慢擦拭……”吕文斌说。
  最终,经过近1个月的时间,这架飞机成功从济南到了杭州,经历了拆分后再组装的过程,当飞机通上电,全部灯光都亮起的那一刻,现场响起来掌声,“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太感谢你们了。”
  像这样的民航机务人,起早贪黑,加班加点早就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为了保障飞机按时投入运营不眠不休,有时候为了旅客准点出行火急火燎;可爱的机务人,黑黑的皮肤憨憨的笑。